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历史军事 > 万古天宗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1333章 误会,都是误会!

    “我们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面对这慑人刀锋,即便是白眉大祭司,也不禁面色苍白,微微颤抖,短短三个字,带着一股无奈,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

    在那青袍袖口中,他两只手掌犹如破裂的瓷器,龟裂开来,从指尖开始,蔓延至整条手臂,一道道裂纹交错,触目惊心,汩汩鲜血流出,带着灼灼雷气,洒落虚空,已然没有再战之力。

    紫袍老者沉默,形势不由人,白起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即使他们二人全力出手,也不过是在对方手里走了几个回合,而这,还是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可以想见,如果不是因为他口中的那个主公想要见他们的话,此时多半,二人已经成为刀下鬼了。

    “唰”

    白起瞥了一眼,刀光一卷,青龙偃月刀猛然收回,勒缰拨转,骨龙一声长吟,转过身来。

    “既如此,两位请随我走一趟,莫要让我家主公久等。”

    话音落下,那骨龙已是在游龙摆尾之间,向着来时的方向,率先而去,浑然无视身后两人。

    见此,二人气急,脸色青白交替,但却又都是无可奈何,之前他们全盛的时候,相距百里都能被人追上,更何况是现在满身伤痕,逃跑只会自取其辱,到时候万一惹恼了那杀神,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念及于此,二人不禁有些泄气,心里面更是肠子都已经悔青了,如果可以选择,打死他们都不会再来白骨阴山,好奇心害死猫啊!

    带着各自悲愤的心情,两位大祭司互视一眼,叹息着跟了上去。

    看着前面的身影,白眉心中不忿,忍不住问道:“我二人今日败在你手里,也算不冤,敢问阁下是谁?”

    言辞之间带着一股厉色,其话中之意,却是不无结下因果,日后要找他算账的念头。

    闻言,白起微微一顿,也不知听没听出白眉的话中之意,还是本就不屑于隐藏自己,头也不回,嘴里淡漠的吐出两个字。

    “白起!”

    后面二人身躯一震,闻言,眼中露出一抹茫然,却是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号人物,不过他们也不以为意,中天浩大强者辈出,轮回境强者虽然稀少,但却并非少到不见。

    除却一些已经成名的,还有很多是在闭关潜修,或者是被各大势力暗中培养,又是刚刚突破声名不显,总之情况有很多,有那么几个实力很强,但都没听说过的现象,也很正常。

    尤其雷霄御府这些年,一直有巫云宗掣肘,受到圣地打压,他们就连十万大山都没出去过,是以很多强者,他们根本就没见过听闻。

    在想不起来白起是谁之后,二人也就不再纠结,只是默默记下这个名字,以待日后见到府主的时候再去了解,如果没什么关系,或者不怎么重要的话,那他们就一定会把今天的场子,给找回来。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今天他们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回去,只要一想到,白起身后还有个深不可测的主公存在,白眉二人就感觉一阵寒气上涌,头皮发麻。

    阴风瑟瑟,白骨凄凄,一阵狂风卷过,大地风沙走石,嘶啸声中,骨龙落下,幽蓝鬼火四散飘飞,蹄踏之间,已重新化为一匹骷髅战马,透着一股邪魅之气,拉风至极。

    白眉二人跟在后面落下,还是第一次看见骷髅战马的形态,一时间瞠目结舌看呆了眼,不同于妖魔,如此怪异的亡灵生物,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

    不说他们二人惊呆,就是断愁现在看到,也还是有些啧啧称奇,白起这坐骑确实了得,不止是物种形态能够随时发生变化,就连自身实力,也能随着形态的变化而变。

    骷髅战马的时候是六阶巅峰,而到了炼狱骨龙之时,又有了七阶初期的实力修为,在得到白起的煞气灌注之后,更能起到激化的效果,使它直接突破到七阶中期,整个过程下来,自由变换,却是好像没有多大影响,实在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原本断愁还在想着,等地火狂蜥这个龙族异种的实力上来以后,在把它赐给白起当坐骑,替换掉原来的骷髅战马。

    但现在看来,有这样一只能够化龙为马的强大坐骑在,血龙骑,龙骑将的名号,倒是真正坐实了。

    “主公,我把他们请过来了。”

    甫一落地,白起便走到断愁面前,单膝砰然下跪,手握青龙偃月刀,抱拳说道,声音依旧淡漠,要不是白眉二人之前,已经看见过他发飙的样子,此时多半会以为,他对自己主公并不怎么忠心。

    而当他们听到白起的话之后,二人更是脸色难堪,好悬没当场背过气去,心中一阵火大。

    这叫请?

    骑龙提刀,追了我们好几千里,这特么也能叫请?!

    一言不合就砍人,把刀放在人的头顶上,你也好意思说请?

    白起,你要不要脸!!

    二人怒恨难平,脸色铁青一片,正准备喝骂几句,然而,当他们话到嘴边,抬头看到白起跪在面前的身影之后,又生生咽了回去,满脸都是错愕惊喜之色。

    “府主?真的是你?!”

    白眉惊呼,脸上的神色错综复杂,有些不是滋味。

    断愁剑眉微挑,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既然已经知道山上的人是我,那为什么之前还要逃跑?难道还怕本座杀了你不成?”

    “这府主说笑了,误会,都是误会。”

    白眉大祭司神色有些尴尬,没想到之前他们落荒而逃的样子,会被府主看个正着。

    断愁摇头,微笑不语。

    自觉已经丢脸的紫袍老者,更是愤怒,把一切罪过都怪到了白起身上,指着白起,怒道:“老夫之前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如实回答,要是早知我们府主就是你主公,我们又岂会不来相见?”

    白起站了起来,漠然看了他一眼,并未理睬。

    断愁摆了摆手,止住还要再说的紫袍老者,笑道:“古玄大祭司,这事也不怪白起,他也是刚入我麾下,并不知晓你们来历,也怪我之前没有和你们说清楚,所以,无需互相指责。”

    白眉、古玄闻言相视一眼,都能从断愁话中听出一丝偏袒之意,顿时心中一禀,连称不敢,亦不敢再做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