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历史军事 > 神农小医仙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2023章 六叔住院

    梁飞看到这里,心里也平静了不少,小声对身边的铁三说道:“放心六叔不会死的,快点送医院吧。”

    六叔虽说已经醒来,但体内有很多的癌细胞,要想彻底清楚,除了梁飞为其治病以外,还需要去医院里做下检查,再吃一些药物才可。

    铁三擦了擦泪水,他不想浪费时间,只好与大人们一起带着六叔去了医院。

    直到六叔离开后,梁飞的心才平静下来。

    方才真的太悬了,还好自已把六叔救了过来,若六叔就这样去了,梁飞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梁总,刚才,刚才……”

    牛素素方才把一切看在眼里,梁飞为六叔扎针时,她还在想,这次六叔必死无疑,可是最后,没有想到,六叔却醒了过来。

    急救医生在带走病人前,都会给病人做一下简单的检查,六叔的各项反标虽然有些不符合标准,但他的病情不足以死亡。

    看到这里,牛素素打心眼里为梁飞感到高兴。

    可是她实在看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说梁飞为病人看病一向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可这一次,未免太悬了吧。

    肚脐那一针先忽略不计,虽然那个位置危险,但不足以丢掉性命,可是心脏那个位置,是医生们一直躲避的地方,可梁飞却将一根很长的针扎进去,这一针下去,简直太惊心动魄了。

    牛素素的心一直悬着,生怕看到六叔突然暴毙过去,还好他醒了过来。

    “你刚才是不是以为,六叔会没命?”

    梁飞看了牛素素一眼,有气无力的说着。

    虽说六叔已经救了过来,但梁飞的心却久久不得平静,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

    “是的。”

    牛素素坚信的点点头,刚才那可是惊心动魄的一刻,对她来讲,实在太恐怖了。

    如果她在医院里为病人这样治病,一定会被系主任骂的,如果病人有个三长两短,她还会背上故意杀人的罪名。

    梁飞拉过牛素素的手,不知为何,此时拉住她的手,梁飞很是心安,也不再慌张。

    “告诉你,相信我,不管任何时候,一定要相信我,我从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梁飞的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小两口这样秀恩爱,完全不顾身边有梁母的存在。

    牛素素娇羞的低下头,脸红成了大苹果。

    “人家……人家本来就相信你,你真厉害。”

    “我厉害的地方多着呢,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梁飞勾起唇角,露出一脸坏笑。

    牛素素的脸更红了,立刻抽出手,不敢直视梁飞。

    梁母瞪了梁飞一眼,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气愤的对其说道:“臭小子,你不要再这里**了,还是快些去医院看看你六叔吧,怎么说,你六叔也是你的恩人。”

    “恩人?”

    梁飞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诧异的看着梁母。

    他实在不懂,梁母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梁母一直说六叔是他的仇人,要不然,两家也不会断了十几年的关系。

    若不是今年,六叔亲自登门去梁飞父母家赔礼道歉,或许两家的关系还会一直僵持着。

    “不是恩人是什么?你还要谢谢你六叔的不杀之恩,如果不是你六叔,你的命早就没了。”

    梁母的话一出,梁飞被憋出一脸黑线,女人的嘴呀,说什么就是什么。

    以前的时候,梁母总是告诉梁飞,说六叔是家里的仇人,以后看到他一定要绕着走,不可以靠近,可是现在,六叔又成了恩人。

    不管怎么样,没有六叔,就没有现在的梁飞。

    六叔虽说当年拿着刀子想要杀梁飞,但最后他却没有下的了手,从这一点足以看出,六叔并不是个坏人。

    今天六叔还给了梁飞一盒子金元宝,那几个元宝价值几百万。

    梁飞把这事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梁母和梁父,他现在有钱了,就算他现在还是个穷小子,过着以前那种月光的日子,他也不会要六叔的金元宝。

    六叔这辈子不容易,梁飞也是暂时为六叔保存着,等哪一天,六叔有了孩子,梁飞再拿出来,将这元宝交给六叔的孩子,让这好东西一直传承下去。

    “梁总,我们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等六叔做完检查后,我们再看看检查的结果。”

    牛素素微红着脸,娇羞的说着。

    不知为何,梁飞越来越喜欢这个腼腆的姑娘了。

    一想起在几个小时前,牛素素吃醋时的模样,真是可爱到不行。

    梁飞点点头,拉着牛素素的手一起离开。

    梁母并没有急着离开,她要留下来要六叔收拾一下房子。

    六叔吐了一床的血,枕头上,还有被褥上全是血,梁母准备帮六叔清洗干净以后再离开。

    梁飞开着车子带着牛素素一起来到天城中心医院,今天是大年初一,医院里比较有权威的主任基本都休假了,留下的除了年轻的就是实习的,这是各个医院的规矩。

    好在牛素素是学医的,她正好有位学姐在这家医院做医务主任,虽然年纪不大,但工作却很认真。

    学姐今天恰巧在医院,她是在放疗科的,对六叔的病正好有帮助。

    牛素素带着单子去找学姐,学姐看到单子后直摇头。

    “病人已经是肝癌晚期了,为什么现在才来?”

    学姐名叫沈之会,比牛素素大上两岁,便她看上去很是成熟,很有韵味,她一头利落的短发,看上去很清爽,认真时候的样子更是漂亮。

    牛素素无奈叹着气,看了一眼梁飞又转身看向学姐:“学姐,你有所不知,这是我的一位叔叔,他常年在外打工,今年过年才回来的,回来后家人也没有发现,他也没有告诉家人,所以……”

    学姐同样叹着气,这才看到站在牛素素身后的男孩,她每天在医院,这里的人流量很大,每天都会看看形形色色的人,唯独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是养眼,看上去很舒服,沈之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沈之会一直忙于工作,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