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光辉人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登顶

    因为冯一鸣这只穿越的蝴蝶,这一世的电商行业比前世迈进的速度要快得多,市场容量也要大的多,甚至今年的双十一促销节除了天猫淘宝、易品网和蕾儡电商之外,还有几家小规模电商企业也凑合进来浑水摸鱼。

    十一月六号,就在蓄势待发的时刻,福克斯中文版发布了200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去年的首富杨小姐排名跌出前三,取而代之的正是冯一鸣,他以243亿的身家力压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新登顶。

    虽然展雄集团以及展雄系企业中,只有中博网和天河乳业上市,但是展雄集团以及星海科技、蕾傫科技都进行了不止一轮的融资,福克斯是以推算的方式来确定冯一鸣的身价,虽然肯定是有出入的,但不至于偏离太多。

    而且福克斯中文版的负责人还在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时提到,因为冯一鸣本人在展雄集团、天辰投资的股权没有明确显示,所以福克斯采用保守估计的方式进行估值,实际上冯一鸣的身价很可能远远不止243亿。

    十一月八号,福克斯发布全球富豪榜单,冯一鸣排在第215位,同时也以二十四岁的年龄刷新了各项记录。

    十一月九号,胡润中国富豪榜发布2008年榜单,在这次的计算中,英国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计算出627亿的身价……冯一鸣以此压倒黄光语再次登顶。

    差不多一个礼拜的时间,冯一鸣这个名字肆无忌惮的在各大媒体、电视访谈节目、网络论坛社交网站上疯狂刷屏,再也没人去讨论冯一鸣出身官宦人家,大家都清楚,再豪取抢夺也不可能到这个地步,当差距拉大到某个距离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只会仰望,并且从中分析出种种励志故事。

    网上无数人在讨论展雄集团这些年一步一步的成长,无数人在讨论那三份富豪榜单,也有无数人闲的没事在计算,这个人的身价到底有多少……

    “其他的不说,光是已经向美国纳斯达克递交ip申请的天韵科技,这就多少钱了!”

    “其他的不说,光是国内唯一能和天猫淘宝掰掰腕子的易品网,这就多少钱了,而且易品网还没上市呢!”

    “其他的不说,光是国内排名前三的天河乳业就值多少钱了!”

    “实在是懵逼,人家李超人排名45位,但花了好几十年的时间,他今年才二十四呢!”

    因为大部分展雄系企业都没有上市,冯一鸣的股权也不会公开,精准的计算是不现实的。

    冯一鸣的身价到底是不是全国首富,部分人还心有疑虑,但至少,在it业内,压倒二马和小李,却是公认的事实。

    虽然企鹅的qq依旧意味着无数可能性,但易信已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先行一步;虽然阿里的天猫淘宝依旧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商网站,但是易品网和蕾傫科技无论在市值、运营、利润各个方面都不落下风……

    “说实话,这次真的是意外。”冯一鸣无辜的摊摊手,“登顶富豪榜绝对不在我计划之中,还是febk的马克通知我的。”

    “他也上榜了?”冯伟安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随口问:“排在你前面还是后面?”

    “恩,马克以15亿美金排在第321位。”冯一鸣撇嘴道:“绝对低估了。”

    抱着儿子的李欣雨笑道:“febk是高估还是低估我们才不关心,我们关心的是你的身价是高估还是低估了?”

    今晚是给孩子过百日,小舅一家都过来吃晚饭,小舅赶紧说:“福克斯不是都说了嘛,是以保守态度计算身价的,肯定是低估了。”

    “的确,不然胡润富豪榜怎么会有600多亿的身价?”

    “胡润那是瞎算的。”冯一鸣嘀咕了声,“展雄集团和展雄系企业大都没有上市,都是按照融资额来计算市值,这种计算方式误差很大……”

    “的确很大,但在企业运营良好,而且资本市场对其非常看好的前提下,这种计算方式只会低估,不会高估。”李欣雨立即戳破冯一鸣话中的漏洞,“其他的不说,光是准备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天韵科技就价值不菲,人家陈天乔手上的产业分量绝对没有天韵科技的分量重,还不是年年上富豪榜。”

    对于儿子产业、财富的每一次膨胀,刚开始冯伟安每次都感觉到震惊,但次数多了,基本上已经麻木了,反正不过是一串数字……

    冯伟安盯着手上关于私人博物馆的筹备材料,漫不经心的问:“连续三个富豪榜,其中两个登顶,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吧?”

    “还能有什么,树大招风呗。”李欣雨噗嗤一笑,“也不是都是坏处,据说阿里那边跳着脚大骂……”

    冯一鸣也忍俊不禁,为了这次双十一促销节,马雲下足了本钱,不仅仅是为了压展雄一头,更是为了手机支付业务的推广,结果先是展雄这边推出了易信的生活频道,柳宏又不止一两次在公开场合抨击阿里将商业活动和慈善活动挂钩,是毫无底线的行为。

    之后在双十一之前,连续三次富豪榜单,让冯一鸣、展雄两个名词响彻全国,马雲排名都在六十名之外了……那一个多礼拜里,网红冯一鸣不遗余力的推广易品网、蕾儡电商的双十一促销节,直接导致双方在销售额上迅速拉近差距。

    要知道展雄关于电商的运营模式在销售额上天生不能和天猫淘宝比,去年的天猫淘宝的销售额是两亿多,易品网还不满一个亿,但这次前者的销售额增加到三十四亿,但是后者联合蕾儡电商拿下了二十八亿的销售额。

    随后的物流又让双方再次拉开了差距,和冯一鸣预料中差不多,天猫淘宝的快递速度极为缓慢,大部分消费者都是在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初才收到货物,甚至不少消费者至今还没收到,不少人都在网上大骂,其实真心说马雲在物流上已经下了不少功夫了,但无奈有易品物流这个参照物。

    易品网和蕾儡电商的消费者早则三天,迟则一周基本上都收到了包裹,而且通过易信的生活频道能够实时查看物流状态,不少蕾儡电商的消费者都是通过易信看到包裹运输状态长时间不改变,直接通过易信申诉,蕾儡电商立即通过易品物流重新派送货物,消息在网上流传之后,直接导致易信的下载量、注册人数、实名登记比例都大幅度增加。

    一场双十一促销节,让大马小马都黑了脸,业内人士分析展雄集团很可能在一两年内正式登顶国内互联网科技企业头把交椅,也会将手脚伸到行业内外各个角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动摇了qq根基的易信的出现。

    但意外的是,展雄集团并没有再次进行多元化布局,横向发展,而是收敛手脚,进行内部的人事调整,推动展雄技术研究院的高端专业化调整。

    冯一鸣心里很清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陆陆续续将会出现很多抢饭碗的人,而展雄集团在其中要占据主动位置,就不能仅仅依靠资金优势,技术反而会成为决定性因素。

    今晚是小外甥的百日,来参加宴会的不仅仅是冯伟安一家,还有周冲、于飞两对夫妻,叶子姿和张淼也跑过来凑热闹,看着可爱的婴儿眼里颇为火热。

    “不能怪我啊!”冯一鸣小声对张淼说:“这段时间够照顾你了,奈何你肚子不争气……”

    “要死啊,在这儿说这种事!”张淼脸若晚霞,揪了把低声说:“我可没那心思!”

    “反正你妈把我拉过去训了顿,话里话外都是这意思,没看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叶子都把你推上去?”冯一鸣忍笑道:“可惜你每次都瘫成泥……”

    吃完晚饭,各人送完礼都下了楼,就在小区里转悠,二丫在前后不停来回窜,惹得冯母和大丫都厉声呵斥,周冲拉着冯一鸣走在最后面,低声问:“看不出来啊,还真有一手!”

    “什么?”

    “装什么傻啊?”于飞也凑过来,“那段时间张淼她妈妈守着女儿,每天都得回家,这段时间压根就不管了……我记得就算是你地震受伤,陆阿姨也命令张淼每天都得回家呢。”

    冯一鸣长叹一声,这段时间双宿双(飞),自然是有代价的,张淼能得自由主要是因为张长河的默许,但是展雄集团、星海科技和富士康、闻泰集团陆续达成协议,这两家代工企业都将进入江河高新园区建立生产基地,这对江河市的经济数据提升、空余劳动力的解决都起到显著作用。

    虽然这些都在冯一鸣的计划中,但本来琢磨着从张长河手上多弄点好处,结果……不过,怎么说也是老丈人,肥水也没流到别人田里去。

    众人在小区蜿蜒的绿荫小道上流连了好久才散去,冯一鸣转头正看见任宏远的车驶进小区。

    “哎,老任。”冯伟安伸手招呼。

    任宏远下了车,似乎有点疲惫,“这是下来散步?”

    “我那小外甥今天百日,刚从老姐那下来。”冯一鸣递了根烟过去,“上周跟你说的那件事……怎么样?”

    “哦,我这几天接触了一下,那边态度很坚决。”任宏远揉揉眉心才点着烟深深吸了口,“难度很大,非常大……”

    “那是自然的,ggle本身就是美国对大数据、云计算最上心的一家。”冯一鸣自嘲道:“几个月前,我还指望他们帮忙招人,真是脑子瓦特了。”

    冯伟安看他们谈正事,拉着冯母和大丫上了楼。

    冯一鸣一手拎着二丫的领口,和任宏远缓缓在小道上踱步。

    “过年之前,结果应该能出来吧?”

    “你是指什么结果?”任宏远偏头看了眼好动的二丫,笑着说:”ggle和燕京那边的谈判……成功几率很小,这方面的结果很快就能出来了,现在都十二月份了。”

    “乖点,再跑丢了,老爸把戒尺拿出来我可不管!”冯一鸣训了句二丫,才转头说:“什么成功几率很小,压根就不可能成功,国内绝对不可能放开屏蔽审查的口子,所以ggle其他业务不好说,但是搜索引擎业务肯定会退出内地。”

    “ggle在内地的业务是以搜索引擎为主,其他业务也是围绕搜索引擎的,这样一来……ggle中国的存在价值有多少就很难说了。”任宏远沉吟片刻后,问:“整体收购ggle中国的可能性真的不高,我估计施密特和拉里佩奇不会松口。”

    “ggle中国很可能会搬迁到香江去。”冯一鸣突然说:“而展雄集团是拥有ggle中国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的。”

    任宏远一愣,半响后才反应过来,“记得这是第一次前往山景城时候……”

    “是啊,所以我们收购剩余股权是有可能的,至少是有可能性的。”冯一鸣笑道:“如果ggle方面坚持要ggle中国搬迁离开内地,我们也可以根据股权分配提出要求,这一点似乎合情也合理?”

    “不错,不错。”任宏远连连点头,“你还真是能挖坑,不会那时候就想到这方面了吧?”

    “怎么可能?”冯一鸣失笑道:“当时只是受阿里收购雅虎中国的启发,留了道后手而已。”

    “阿里在人才招聘这方面下的功夫比展雄要小得多,但在实用性方面的技术并不落后,这是因为一方面有余杭丰富的人才储备,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当年雅虎中国的入场。”任宏远点头道:“按照这个思路,我明天和晏建云、查建驰重新列计划,即使不能收购,至少也能拆分咬下一块肉来,要知道如今美国it业内对展雄集团……具体说就是技术研究院,保持了不小的警惕性。

    “是啊,所以这次机会很难得。”冯一鸣感慨道:“特别是ggle中国里有大量的华人工程师、科学家,其中不少人都曾经在苹果、雅虎、微软中任职,不说能将其一网打尽,就算只拿下五六成,也将使研究院的技术水平有显著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