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0649、擂台战(1)

    这管事在白羽皇宫之中,做事多年,最是练就了一双察言观色的眼睛,心思阴沉,他刚才威胁碧言的那些话,一下子就戳中了碧言的内心。

    如果说今天白日里的时候,碧言更多的是担忧自己的安危的话,那此时,她担忧李牧要比担忧自己更多了。

    所以,当管事用李牧的安危来威胁,碧言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

    一看到碧言这副模样,管事心中,更加笃定了。

    “嘿嘿,你自己考虑吧,天魔公子可没有什么耐心,如果这一次你不随我去,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管事说着,作势朝着外面走去。

    碧言心慌意乱,连忙拉住管事的袖子哀求,道:“大人,大人,我去,奴婢愿意去,只是能不能让奴婢去和李一刀公子道别。”

    哪怕是去赴死,接受屈辱和凌辱,承受生命之中最可怕最恐怖的苦难,但离开之前,她还是希望,能够再见一面这个给了她尘世间温暖的人。

    管事担心再多事,直接冷笑道:“你要是去见李一刀,那我看不如你们两个,一起做一对亡命鸳鸯吧,哼!”

    碧言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回头看了看石殿,点头道:“好,我随你去,但是,请一定遵守之前的诺言,放过李公子。”

    管事冷笑着,心里说,蠢货,放心吧,等你死了,那个狗屁李一刀,很快就会去黄泉之下陪你,天魔公子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狂徒。

    但他一扭头,突然如同见了鬼一样,霎时间呆在了原地。

    月光下,一身宽松外袍的李牧,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几步之外,眼神如刀,正冷冷地盯着他。

    “李公子?!”碧言也惊呼。

    这么说来,刚才的一切,李公子一定是听到了吧。

    李牧看着这个小狐女,有点儿无奈地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嘛,不要自作主张。”

    这样的自我牺牲,算是什么回事啊。

    这个涉世未深的小狐女,真的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阴险与恶毒啊,今天都已经和撕破脸皮到那种程度了,对方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就此罢手?

    “公子,我……”碧言像是做错事了一样,低着头。

    那管事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跑。

    李牧仿佛是根本没有看到一样,也没有拦他。

    跑出石殿,走出百米,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回首朝着石殿方向看了一眼,神色阴毒,张口想要低声骂了一句。

    事情又没有办成,这该如何向天魔公子交代?

    这时,几个巡逻的皇室铁卫走过来。

    “许大人!”

    铁卫向管事行礼。

    管事冷哼了一声,也没有理会,转身就走。

    突然几个皇室铁卫都惊呆了。

    “许大人,你……”

    他们看到,这位许管事的头颅,就像是西瓜一样无声无息地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鲜血像是喷雾一样从脖颈断口出喷出来。

    “不好了,徐管事被杀了。”

    “有刺客。”

    吼叫之声,划破了皇宫的夜空。

    ……

    ……

    第二天,一大早。

    李牧从修炼之中醒来。

    小狐女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媚眼含春地站在石殿静室之外等待。

    李牧坐下来,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道:“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饭,多没有意思。”

    “嗯。”碧言乖巧地坐跪坐在旁边,为李牧盛粥夹菜,如同一个温柔乖巧的小妻子一样。

    李牧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昨夜小狐女脱得一丝不挂赤身**的画面,那完美的**,诱惑而又香艳的画面,挥之不去。

    说起来,李牧也不是没有见过女子**——当然,地球上时成人武打动作片里的画面不算。

    他在神州大陆长安城时,于闻圣斋花想容的闺房中,因为天眼开启,而有了透视的能力,无意之中一下子就将花想容的**看了个清清楚楚,不过那只能算是某种形式上的偷窥吧,和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心甘情愿在你的面前宽衣解带,是两种概念。

    对于李牧来说,小狐女碧言,给了他第一次不一样的体验。

    两个人一顿早餐还没有吃完,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一位身穿着皇子锦袍的年轻人,带着二十名银甲护卫,冲进了石殿。

    “六殿下。”狐女碧言连忙站起来行礼。

    那年轻人有着白羽皇朝皇室独有的精美俊秀容貌,耳朵略尖,耳廓边缘有白色的狐毛,这是白羽皇朝皇室特有的返祖之貌,气质雍容华贵,颇有点儿颐指气使之态,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他没有理会狐女碧言,而是盯着李牧,沉声道:“李一刀,我且问你,许年许管事,昨夜死于二十一号石殿之外,可是你杀的?”

    “什么?许管事……死了?”狐女碧言惊呼出声。

    她万万没有想到,许管事竟然死了。

    六皇子斜眼看了碧言一眼,一挥手,道:“看来你知道什么,来人啊,给我拷起来,回去严刑拷打。”

    李牧这时才将最后一口粥喝完,换换地放下粥碗,语气平淡地道:“你是说那个跟在后面摇尾乞怜的阉狗吗?没错,是我杀的。”

    六皇子一下子声色俱厉,盯着李牧,道:“狂徒,许管事乃是我白羽皇室的人,你竟敢随意杀戮,来人,给我将这个狂徒扣起来,打入天牢。”

    身后的银甲侍卫,作势欲冲。

    李牧笑了笑,道:“六殿下是吗?我猜你来我这里,应该是自作主张?”

    “你怎么知道?”六殿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可怜,给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李牧道:“给你十息时间,从我这里滚出去,否则,昨夜的许管事,就是今天的你。”

    “放肆,你……”六皇子大怒。

    但他对上李牧的眼神,似是被一道闪电击穿了心脏,巨大的恐惧,将他淹没,瞬间一股无法遏制的寒气,顺着尾椎骨直冲脊柱后背,就仿佛被死神盯上了一样,他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再多说一句,或者再拖延一刻,就真的会死,不是在开玩笑。

    最终,六皇子浑浑噩噩之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二十一号石殿中逃了出来。

    “蠢货。”

    李牧看着这群的背影,摇了摇头。

    这些天游走皇宫,他早就看出来,这个白羽皇朝已经是末代皇朝的气象。

    为了这一次选拔天骄,白羽皇朝穷奢极欲,皇宫之中更是糜态尽显,尤其是这些皇子皇孙们,基本上都是酒囊饭袋,这么多年,若不是有紫薇星域天狐族这一刻大树乘凉,白羽皇朝只怕是早就被英仙星区的各大宗门吃的连渣都剩不下来。

    一个,就可以让皇宫之中的这么多人,为他奔走,皇朝之颓,可见一斑。

    前脚六皇子等人刚走,后脚又有人前来拜访。

    一个更加年轻的皇子,带着六名侍卫六名宫女,来到了二十一号石殿。

    “在下白羽皇朝圣皇十一子白星,略备薄礼,不成敬意,特来见过李一刀李大侠……”年轻人面带笑容,姿态看似诚恳,拿捏的恰到好处。

    李牧眼皮都不抬:”滚。“

    年轻人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身后的一名护卫长,面现怒色,道:“放肆,竟敢对十一皇子如此无礼,你……”

    李牧一抬头,目光一扫。

    十一皇子一行人,面色惊恐如遇死神一般,逃一般地离开了石殿。

    “也不看什么货色,竟然也想学人家礼贤下士招揽人心,掂量不清楚自己的分量。”

    李牧冷笑。

    白羽皇朝的内部,可真够乱的。

    李牧才不想掺和到这个末代皇朝的这些破事里面去。

    转眼,又是两日时间过去。

    六十进十的擂台大战,终于开启了。

    六十位登上了排行榜的英仙星区年青一代天才,要在这里,展开捉对厮杀,确定最终的十个名额,才能和天狐族母星的使者一起,前往天狐族,最后参加小公主妲己的比武招亲。

    这一日,天狐族使者现身。

    是一位风度儒雅的中年人,有着狐族特有的俊美。

    一番勉励之后,最终的登台对战顺序,却是抽签来进行。

    李牧的签号是二十一。

    他抽到的对手,却是一个‘熟人’——

    二十二号的挑战狂人林不言。

    “算你运气好。”盯着李牧,走过来,冷笑:“不过,下一轮,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我会亲手终结你。”

    李牧理都不理他。

    血海圣子等一群人,也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李牧。

    被盯上,只怕是连神仙都救不了了。

    一番仪式之后,擂台战终于开启。

    第一个登台的人,正是。

    而他对手,则是排名第二十的一位世家天才。

    结果,只是一照面,就将这位世家小天才,撕成了两片,血雨脏器挥洒擂台,场面血腥而又恐怖。

    “不堪一击。”

    站在擂台上,用浸透着鲜血的手,指了指李牧,然后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大笑着下台。

    ------

    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