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玄幻魔法 > 工业霸主德意志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394章 被发现(求推荐、月票、打赏)

    波兰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从战略意义上来说,注定是列强们争相吞食的夹心饼。虽然一战过去了十几年,但波兰人一直不敢懈怠,几乎每天都在准备迎接下一场他们并不想迎来的战争。

    华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东欧古城,也是波兰的首都和国家文明的重要载点。美丽的维斯瓦河由南向北静静地流过市区,清纯典雅,稳重大方。因为有维斯瓦河的浸润,沿河两岸树木葱郁,碧草如茵。

    德、苏之间历来互相敌视,波兰在两强之中,任何一个错误的举动都有可能招至战火重燃。即便如此,原本古老、锈迹斑驳的老城墙在最近的几年里还是被全部翻修一新,给民众带来了些许安慰。

    然而,城外的几十座混凝土地堡时刻在提示人们,战争并不遥远,战火重燃的威胁并非凭空想象。

    离华沙往西约90公里处有三座互为犄角的大型军营,这是政府未雨稠缪、按照永久性工事建造的,目的是尽可能为华沙争取一小片安身之所。层层的铁丝网能够阻碍敌人的进攻,同样也给民众带来了生活上的不便。

    三座军营互相眺望,红白两色旗和安全警告标识非常醒目。人们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但这些设施能否真正挡住敌人的进攻,他们自己都表示怀疑。

    作为战争的缓冲地带,德、苏双方都不想让波兰成为对手争取的军事同盟,于是都对波兰的武装力量进行了严密的管控。

    德、苏的强势介入,导致波兰的国防几乎为零,但是,这并不影响意志坚强的波兰人保卫祖国的决心。他们悄悄地发展军事力量,并暗暗地屯积武器,以期战争来临时捍卫自己的国土。

    德、波双方好像根本就没有打算有什么来往,从前连接两国的公路早已年久失修,寂静地隐藏在杂草丛中。

    军火走私在德国并不是什么秘密,政府也曾明令禁止,却从来没有出台任何有力的惩治措施。虽然如此,但针对敌国的走私却是通敌的罪名,随时有掉脑袋的风险。然而,政府越管控,走私者便越是看中这块充满血腥的大蛋糕,巴姆就是最先尝到这种好处的黑商人。

    巴姆与罗兹将军分手后,很快便消失在树林中。罗兹将军并不喜欢巴姆这样的德国商人,而且对他神出鬼没般潜入波兰也颇有介意,但巴姆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他也只好暂时听之任之。

    这一条长长的国境线驻防着德国第一、第十一集团军,以及第十七机械化集团军一个装甲师。

    除了随处可见的边防检查站和军事要塞,第十七机械化集团军的装甲师也不定时地在这条边境线上来回巡逻。

    边境线是一条纵深几十里、荒无人烟的敏感地带,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从这里出没的。然而,自从德国走私之风盛行后,这里时常会有一群灰头土脸的陌生男子往来潜行,而且似乎非常熟悉这里的每一条隐密小径。

    巴姆是这群人的头,似乎也是这群人的衣食父母,只要是巴姆的指令,这群人都会立即执行。

    索科武夫松树林到这条边境线有相当一段路程,因为部队的驻扎,他们只能徒步越过。

    一个不俗的交易过后,极其兴奋的巴姆也显得有些疲倦,因为他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同伴们都非常疲劳,互相借力朝着荒草地外面走着,眼看就要回到大路上,大家隐隐听到了大功率马达的轰鸣声。声音很特殊,根据巴姆这些年的经验,发现极有可能是装甲车发出的响声。

    “见鬼!是国防军装甲师的巡逻队!”巴姆马上反应了过来。

    说话间,隆隆的装甲巡逻车已经拐过一丛低矮的树林,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很显然,巡逻车也发现了这一群不速之客。

    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巴姆愣在原地,眉头紧皱,没有说话。十几双眼睛也一齐直直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杂草深处,一辆全新的四型坦克和一个边防巡逻小分队迅速向这边开了过来。

    待到双方距离不到百米的时候,巴姆一行人已经“光明正大”地站在了路边。深知国防军厉害的巴姆根本不敢带着这些人躲进路边的草丛里,否则便是不打自招,甚至可能直接吃枪子。

    “别害怕兄弟们,冷静点,对!冷静点。在这个地方,出了问题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会有。大家如果不想死,就尽量装出很自然的样子,对!很好!就象我这样。”巴姆一边说一边带着大家沉着冷静地往大路上走。

    镇定的巴姆带头走在最前面,几乎和国防军同一个方向行进。不多时,装甲师的巡逻队便很快赶上并超过了他们。当最后一名巡逻队员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时,巴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似乎并没有怀疑他们,巴姆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马文少校是这支巡逻队的头,这位1895年出生、德意战争中负过重伤的一级战斗英雄,曾参与过加达尔桥防御战、蒙托菲尔保卫战、以及罗韦雷托战役,在德国陆军中也算是响当当的英雄人物。正因为他战功赫赫,逐步晋升为实至名归的少校。

    此时,这支巡逻队由北往南,正准备回营,没想到刚好与巴姆一行人不期而遇。

    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马文少校很早就发现眼前的这些陌生男子并非常人。但在没有完全证实这些人的身份之前,做了个欲擒纵的假动作,故意淡化了双方的突然遭遇。

    实际上,马文一边观察分析,一边在做应急处置计划。

    这群灰头土脸的男子和周围的环境很不搭调,而且周围几十里范围内没有任何的矿场,人们对这里避之犹恐不及,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在这种地方活动。

    “停止前进,迅速包抄所有陌生人!”马文果断下令。

    荷枪实弹的巡逻队迅速分成两部份,前部堵截,后部立即返回。

    “好了伙计们,举起你们的双手!对,抱在头上!不要动!我们要查验你们的身份。”马文大声命令巴姆一行人接受检查。

    几名士兵把巴姆等人拦了下来,用枪口指着。

    巴姆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总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因此,类似这样的遭遇已经有过多次预演了。他马上向同伴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无条件服从。

    这时,所有人一边接受巡逻队的指令,一边开始大喊无辜。

    巴姆对同伴们的配合非常满意,心里暗暗高兴。这时,马文开始粗鲁地扒拉着每一个人,并从头到脚地一个个仔细打量,甚至将他们污秽不堪的衣服放在鼻子底下嗅。

    “蓖麻油!很重的蓖麻油味!”少校搜完所有人的身,猛地从一位同伴身上撕下一片布条,冷冷地笑着说。

    巴姆顿时感到头疼郁闷,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巧就碰上了这群该死的巡逻兵。以前,这地方就连巡逻队都很少见,怎么会有装备如此精良的大部队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闭上你们的臭嘴!不准喊叫!否则我会让你们从现在起永远都不再喘气!”马文脸色大变,如临大敌。

    情况发生了变化,连巴姆自己都似乎有些把持不住了。

    “将他们一个个分开。”马文大声下令,将巴姆等人全部分散开来,开始单个审问。

    虽然没有串供,可这些人早已有过副本,几番粗浅的询问后,马文的第一反应就是蹊跷。

    几个回合的盘问,巴姆等人没有露出丝毫破绽,而且交代的供词惊人地相似。可是,越是这样,越是让马文起疑心。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伙人一定是专吃这条边境线营生的老枪油子,蓖麻油实际上就是枪油,这一点就是最好的佐证。

    马文对自己的判断一贯自信,剩下来就是如何让这些人吐出真话。

    仍旧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马文会立即放人的时候,情况却更糟糕了。

    “先把他们带回德累斯顿!”马文大声宣布,然后冷眼看着巴姆等人说:“不着急伙计们,我要慢慢地耗尽你们的耐心,必要的时候我会想办法撬开你们的嘴巴。不过,那样显然很不好受。”

    混蛋!无赖!巴姆在心里骂着,可眼下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只好一步步照着办。

    德累斯顿在德国的东南腹地,从脚下的荒野出去后,还要走上一段长长的土路,在离此不远的边境车站乘坐小半天的火车。不过,库特诺就有专门的列车随时待命,听候军方的调用。

    巴姆听到马文的决定,差点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之前和罗兹交谈的情景。如果错过这次大好的机会,以前费力安排的一切都会变成浮云,更何况自己的政治前途也就宣告完蛋了。

    “别磨叽了!一个一个排成纵队出发!天快黑了,我可不想让你们在这里被野狗嘶成粹片。”马文的命令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等等,等等上校阁下,你不觉得我们之间还可以好好交谈一下吗?我是说,就我们俩。”巴姆想再给自己找个脱身的机会。

    “你想贿赂我?”马文偏着脑袋,故意眯着一只眼睛,语气中有些调侃的意味。

    “不!不不!上校阁下,我觉得我们之间还可以推心置腹地说说话,这很重要!”巴姆非常认真地说。

    “好啊,挺好!你早就应该这样了。不过,你可不要以为我会对你网开一面。”马文取下军帽,弹了弹落在帽檐上的灰尘。然后用甩头的方式命令巴姆去一个离这里不远的草甸子旁边等着。

    “谢谢!我不会向你求情的。”巴姆对马文的傲慢无可奈何,只得忍气吞声地服从命令。

    “说吧,这里离他们很远了,你可以无所顾及地向我说真话。”马文伸出一根食指在眼前来回摆动着说:“千万不耍什么花招,如果你对我缺乏了解的话,今天我就可以让你见识见识。”

    “好了,马文少校,现在可以收起你那套居高临下的作派了。”巴姆罕见地发起了脾气。

    “太好了,我喜欢你的个性!但也很想看看一个死到临头的人有什么话想对我说。”马文双手撑腰,右手离枪匣很近。

    其他被看押的人垂头丧气地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巴姆与马文在争吵,却听不清他们在吵些什么。

    此时,马文的副官有些不耐烦了,下令所有人开始向边境车站出发,准备开往德累斯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