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玄幻魔法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649:太苏了

    温馨可不知道钮祜禄氏的打算,这天晚上跟四爷早早的歇了,明儿个一早就要启程。

    二人一夜无话。

    未到三更,苏培盛就叫起,听竹阁的灯亮了起来,赵宝来早已经带着人把箱笼送上了马车,正带着人拿着单子核对。

    冯嬷嬷跟云玲几个也在清点物件,云秀带着人进屋服侍主子更衣梳洗。

    膳房那边更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膳食,这边听竹阁的人一去传话,那边就一溜的小太监提着食盒就送上门来。

    温馨跟四爷坐在桌前用膳,温馨不敢喝水,只能盛了一小碗汤,小口小口的辍着,路上最麻烦的事情是上厕所啊。

    让下头的人提着马桶到处跑,她真的不想丢这个脸。

    四爷看着温馨这别扭的样子,轻轻摇头,这习惯是改不了了。

    其实做主子的想做什么,下头的人哪个敢说什么,就是她觉得丢人,可有什么丢人的。

    温馨知道这一天怕是最累的,要候着御驾出城,她们要提前出城去等着,要熬大半天呢。

    所以她很认真的吃饭,马蹄烧饼就吃了两个,填饱肚子是很重要的事情。

    四爷要去御驾前侍驾更累,温馨给他夹了个烧饼,巴掌大,咬一口酥香,“爷多吃点,下一顿饭怕是要下午了,这个抗饿。”

    四爷也没推辞,夹起来咬了一口,“你先出城,我让苏培盛跟着,有事情让他传话。”

    “那怎么行,爷身边离不开他,赵宝来跟着就是。”温馨摇头拒绝,“我又不是第一回随您出门,都熟了,苏公公不用跟着我。”

    四爷不放心,“我哪里还有周牵他们服侍,苏培盛跟着你爷能安心些,你听话。”

    这话太苏了,温馨无法拒绝,笑着的跟傻子似的应了。

    四爷看她一眼,也跟着笑了。

    两人速度快的用完早膳,四爷就提了马鞭出门进宫。温馨把人送出去,二人在门口分别,四爷拍拍温馨的肩,这才转身走了。

    四爷一走,钮祜禄氏那边的人就到了,问温侧妃什么时候出门。

    温馨想了想,就道:“让她们一刻钟后在府门口见吧。”

    温馨就算是帮了钮祜禄氏一把,可也没想着跟她做什么好姐妹,大家还是远着点的好。

    这人心机太深,又是个重生的,温馨要不是不想年氏跟着凑热闹,也不愿意帮钮祜禄氏,她更愿意武格格跟着。

    可是武格格要去,不管是福晋还是李氏都不会同意的。

    毕竟武格格身上算是按了她的戳,随行的都是她的人,福晋跟李氏怎么愿意?

    两害相比取其轻,温馨想想年羹尧,还是宁愿钮祜禄氏随行。

    温馨带着人呼啦啦的往外走,因为四爷早早的就进了宫,福晋等人也不用出来送行。

    温馨带着听竹阁人倒是轻轻松松的就跟钮祜禄氏汇合,然后上了马车。

    苏培盛十分殷勤的恭送温馨上了马车,这才到前头翻身上马领路。

    钮祜禄氏上了车,想起方才温侧妃待她不冷不热的模样,她其实知道,温侧妃对她也并无欢喜之意。

    这意思就是让她远着些,别碍眼。

    明芝上了马车落了帘子,轻轻地松口气,瞧着格格已经在闭目养神,也没敢开口,只想着方才看到的苏公公对着温侧妃那样子,心里叹口气。

    什么时候她们格格在苏公公面前也能有这样的体面就好了。

    这个时辰天还黑着,从王府一路出了城也花了不少的时间,等到了城外,天色已经微微亮了。

    不仅是四爷府的车队,还有太子府上、三爷、九爷、十四爷府上的人,十五十六两位阿哥还没出宫建府,自然没有府上的人,其他几府的人瞧着,浩浩荡荡的人眼看着人就多了起来。

    各府都是有自己的位置的,苏培盛引着四爷府的车队停下静静的恭候圣驾。

    温馨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云玲跟在车里侍奉,云秀跟冯嬷嬷等人都在后头的车上呆着,偌大场地这么多的人,愣是没有多大的声响,安安静静的。

    越是这样,大家反而越是小心翼翼。

    温馨睡醒的时候,云玲就递了杯茶过来,“主子,喝口茶润润口。”

    温馨喝了一口,“什么时辰了?”

    “还早着呢,才巳时。”云玲回道。

    温馨换了个姿势坐着,可不是还早着,等到圣驾出来还有至少俩时辰。

    “主子要吃点东西吗?眼下只有点心,孟铁虽然跟着,但是这个时候不好开灶。”

    “不用了,还不饿。”温馨掀起车帘朝外看,恰好看到苏培盛远远地正在跟几个人说话,瞧着他们一身的衣裳,就知道肯定是各府的管事。

    温馨正看着,就看到苏培盛忽然回头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二人的眼神一下子对在一起,苏培盛忙弯腰行个礼,紧跟着又回头说了几句话,然后折身朝着她走来。

    “给侧妃请安。”

    “苏公公免礼,这是出什么事儿?”温馨开口问道。

    苏培盛低声回道:“侧妃不用担心,只是刚得了消息,圣驾怕是要延迟出城。”

    温馨一愣,就道:“可知道为什么?”

    苏培盛顿了一下,还是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具体不太清楚,听说是东宫那边有点事情。”

    温馨了然,肯定是太子那边又有什么不妥当的。温馨的眼神下意识的就瞧了太子家眷那边一眼,低声道:“太子妃可同行?”

    “并未,随行的是太子侧妃。”苏培盛道。

    温馨没再问什么,只道:“劳烦苏公公。”

    “不敢,都是奴才该做的。”苏培盛瞧着温侧妃没有别的吩咐这就退下了。

    温馨靠回软枕上,却也想不起来这样具体琐碎的事情,不知道太子为何延误行程,但是总觉得不太对劲。

    果然,一直到未时圣驾才缓缓出了城,温馨这边的位置只能远远地瞧见个影子,等到圣驾通过,她们这些家眷的车帘才缓缓的跟上。

    天色将黑的时候,四爷这才回来,一身的黄土,满脸的疲惫。

    温馨忙拿了帕子给四爷擦脸,看这样子就知道肯定是骑了一天的马,天都黑了也没停下的意思,温馨忍不住的问道:“晚上在哪儿落脚?”

    四爷瞅了温馨一眼,“皇上圣谕,连夜赶路。”

    温馨有句不知道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