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玄幻魔法 > 路过的炼金术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四十一·山中的智者(3)

    明明刚开春,约顿的气候却已经相当宜人,一直穿得很轻薄的天文和露西也总算在稍显冷清的旅途中感受到一丝暖意。

    白邀请两人来到中庭赏月,两人也总算见到了这家旅店的其它店员。

    “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个是枫,本店的领班,是个可靠的孩子。”

    白把手中的托盘放在茶几上,便向一位位向两人介绍着。

    她所说的少女们,和她一样是兽人。

    枫有着约顿很少见的鲜红的毛发,个子比天文还高上不少,总是眯着眼睛,脸上是和煦的笑容。那副笑脸和天文商业化的表情不同,让人颇感安心。

    “小女枫见过两位客人。”

    她彬彬有礼的行礼,这奇怪的彼海姆式招呼方式总是让天文想到别的奇怪的地方,但也只得傻笑着应了一声。

    “旁边的是沫和铃,也是我的得力助手。”

    沫是看上去和露西差不多大,看上去是个相当柔弱的孩子,天文几乎没见过粉色毛发的兽人,可没想到却在这里亲眼见到了。

    铃则是生着猫一样的耳朵和尾巴,乍一看却看不到特别之处,三人中只有她是短发,相比起另外两人,她的表情要认真严肃得多。

    “再次感谢白能邀请我们,这里确实是令人放松的地方。”

    “哪里,天文小姐能光临小店,实在让此处蓬荜生辉。”

    为天文斟满酒,白望了一眼一旁有些不太自在的露西,眉头一挑。

    “这孩子是?”

    “露西。”

    女孩抢在天文前面,似乎她不打算让天文多说自己的事情。

    “是我旅途的同伴呢。”

    天文见状,也就补了这么一句。

    “旅途之中能找到同伴还是相当难得呢,稍有些羡慕呢。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也经常去世界各地旅行,很遗憾没能像天文小姐一样找到同伴。”

    “现在不就有吗?在您身边。”

    “哈哈哈,是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见天文和白有说有笑,露西不满的别过脸。她不太喜欢她们这些社交辞令一般的交流,但转过脸去,却看到枫正坐在她旁边,脸离她非常近,那不知道有没有睁开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

    “呜哇!”

    “呀哈!抱歉,吓到你了?”

    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枫,不要给客人找麻烦。”

    铃皱着眉头训斥着她。

    “对不起呢,露西,我是第一次看到约顿外面的兽人,感到有些好奇。”

    “哦”

    明明枫才是领班,但却被铃这么训斥,这地方还真是奇怪。

    正想着这旅店的事情时,正交谈着的白和天文却突然说起了奇怪的话。

    “说起来,两位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白也不知为何这么问道。

    “啊,很简单,这里确实隐藏得很好,不过正好我师傅教过我怎么识别这种东西呢。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上手后却觉得意外的简单,只花了几秒就搞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露西的错觉,天文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得意之情。

    “天文小姐真是意外的优秀呢。您没想过直面问题吗?”

    “只有我的话也许会那么做吧,但现在嘛”

    “原来如此,座驾只有一个人还是太宽了,不是吗?”

    “您所言极是。”

    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露西歪着头,尽力想从两人的对话间找到奇怪的地方。不过零零散散的话总是拼不成她想要的答案。

    也不知道是白第几次为天文斟酒,少女的脸也已经透出深深的红晕。露西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天文为什么这么放松?

    “天文小姐,没事吗?”

    “没事嗝,厕所在哪里?”

    “啊呀,枫,你带天文小姐去厕所。”

    少女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险些又倒下去,枫马上站起来扶住她。

    “天文小姐,这边。”

    “嗝我自己能走”

    “您都已经站不稳了,别说这种话啦。”

    嘴里嘟囔着什么,枫就搀扶着天文走向走廊尽头。

    天文离开后,白叹息一声,转过头来看着一直一言不发的露西,轻轻一笑。

    “你是善于聆听的孩子呢。”

    “呃?不”

    露西死命的摇头。

    她脑海中还在思索着刚才想的问题。天文确实太过放松了,和往常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而且

    “你和文文以前认识吗?”

    露西便毫不避违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

    白眉头一挑,马上微笑着说道:

    “怎么会,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哦。”

    “是谁第一次见谁?”

    “”

    这问题问出来后,白便稍有些吃惊的看着露西,她理了理鬓角的头发,忽然笑了起来。

    “真是的,要不是我知道你是谁,我都会以为你是天文的女儿了呢。总是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特别敏锐呢。”

    “那”

    “嗯,我是炼金的挚友,你见过她了吧?这里就是她说的地方。天文以前见过我几次,不过那时候她还小。但我知道她肯定还记得我,她这个人很过分吧?明明见过我几次,但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白悄悄在露西耳旁轻声说道。

    “而我是第一次见到她本人哦。”

    “怎么会?如果没见到过她,你是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的?”

    “天文不是经常说吗?”

    白掩着嘴,满月的光辉撒在中庭之中,照亮着她洁白的毛发,那圣洁的模样让露西不由感到自惭形秽。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盖过了露西的思绪,在白那双摄人心魄的瞳孔面前,自己仿佛无所遁形。

    “只要知道万物运转的规律,就不难。”

    “这是预言术吗?!”

    露西忽然两眼放光,天文一直隐藏着的事实就摆在自己面前。

    “不是那种简单的东西啦,露西。”

    “那到底是”

    “对现在的你来说还太难了。对了,天文正盘算着怎么利用氏族弥补自己的损失,你能想办法阻止她吗?”

    利用氏族?!说起来,那时天文确实问了圣地最贵重的东西是什么,氏族的宫殿看上去全是黄金做的。

    “难不成”

    露西发现了惊人的事实。

    “她打算把氏族宫殿拆掉卖钱吗?!”

    白一言不发的用食指弹了一下露西的脑门。

    “唔氏族的黄金既然多到可以盖房子,那很定还有不少富余吧,这么多黄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露西捂着额头,认真思考起来。

    “嗯,氏族的宫殿变成那副庸俗的模样,大概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发现了金矿吗?”

    “正是如此。”

    三年前,也不算太过久远吧。发现了金矿,建成矿脉然后采掘就需要花不少时间,保守估计一年,这之后还要改建氏族的宫殿这种繁杂的工作,落成是三年前,那保守估计金矿至少是在五年前发现的。

    “可是,如果发现了金矿,不是该通知教会吗?”

    “如果你发现了没人知道的宝藏的藏匿地点,你会告诉其他人吗?”

    这倒是镇子看上去也不富裕,偏偏是氏族的宫殿如此华丽而庸俗,这确实不自然。这么说,氏族是想独吞金矿?

    这就解释得通了,那天文想做的事情

    “难道是她想通过氏族把黄金带到外面去卖掉?!”

    “啊,约顿很贫穷,所以黄金不过是累赘,这里都是些为了生活就快竭尽全力的人们,没人愿意用生活换取用不了的黄金。”

    “可是这不是”

    走·私。

    私自开采黄金,带到外省贩卖,这件事可是严重违反教会的法律。哪怕现在确实缺钱,但也没必要做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情才对。

    “怎么都说不通”

    “你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事情吧,但圣地的六大省份,除了华纳以外,每一个省份的大城主可都憋了一肚子对教会的怨气呢,只要可能的话,他们巴不得投靠学院。如果这种时候,再有一个人站出来游说各个地方的城主”

    “!”

    说道这里,露西脸上忽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难不成,天文只是打着旅行的幌子,在执行这个任务?好好一想一想,在凛冬的时候穆也见到了作为城主的穆·德莱特的妻子,从她手中接过了一份任务。

    在圣临时,城主也低下头去拜托她,圣临的城主早就和学院侧有所交集,一直到约顿的时候,天文也把目标指向了负责为约顿出声的氏族。

    这一切看似只是巧合,可如果她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的话

    “那个老板。”

    这时,枫颤颤巍巍的扶着墙壁回来了。

    “怎么了?”

    “我带天文小姐去厕所的时候,我一直在厕所外面等着她,但是她一直没出来。我有些担心就进去看了看,但是她却不见了”

    “啊,是吗?”

    白却毫不在意的耸耸肩。

    “这不会是去见氏族了吧?”

    露西愕然的看着白。

    “当然,不然还能去哪里?这次没能来得及吗,算了,以后你还是多加注意一点,天文在战斗的时候虽然有些矫情,但交涉的时候可不会给别人喘息的机会。如果学院成功了的话说不定战争又会开始了。”

    战争吗?露西低下头,拼命思考起来。

    但是,她可没把白的话全部当真。

    既然天文不再,那就必须由她自己来从这些话语中推导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