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玄幻魔法 > 执局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43章 识破算计

    程勇无欲剑攻势异常凌厉,卫云一味防守并不反击,卫云意在自保不做伤人打算,无欲剑出自伏望之手,岂是寻常利刃可挡。

    卫云勉强接下七八剑,剑身忽断,比武交斗兵器寸短寸险,剑身没了一半,卫云接招自是吃力,程勇往左急攻的剑势一变往右划去,卫云扬起断剑硬接一击,程勇原本以为可以将卫云断剑震落,没想到断剑稳稳当当握在吃痛手上。

    长剑断半,硬接对方剑势力道自是加强,如是换得其他人虎口一疼哪里还能握住剑柄,慕雪行目光一睁,暗自叹服“这就是从战场回来的人!”

    慕雪行自认此刻如是卫云,他一定无法握住剑柄,虎口吃痛身体自然反应会让人不受控弃剑,卫云还能握着剑,从这点就能判断卫云抗击神经已被战场磨炼出来,在战场武器一旦脱手结局只有一个。

    一命呜呼!

    剑虽没脱手,卫云已让程勇震退二步,卫云步伐未稳之时,程勇反剑一打划过卫云左臂,血登时染满衣袖,左臂吃痛,卫云身体反应当下就做一个起抓动作,动作只做一半卫云选择连退三步。

    动作程勇没有看见,慕雪行眼珠凛凛有光看在眼中,如卫云这个抓的动作做完程勇就是一个死人。

    卫云左臂中剑痛感是有,左臂在这一瞬剑还有力气反击,只要用左手抓住程勇持剑手腕,在程勇长剑受控对方瞬间,卫云只需用右手断剑往程勇心口一刺,对方绝无反击机会。

    卫云开始起抓动作是不由自主,这是在战场磨炼出来的反应,程勇如是敌人现在已是死人,起抓动作做得一半收回,这就证明卫云手下留情,程勇不是敌人,如他杀程勇自然也是要陪上一条命。

    程勇见卫云连退三步正要在进招之时,慕雪行这时出手,慕雪行虽是乐于见他二人动手,可不能让任何人在此丧命,人一死后果很难收拾。

    慕雪行人一蹿二指一夹,程勇剑尖部分让慕雪行二指如蟹钳稳稳夹住,程勇想后拔回剑居然拔不出来。

    程勇剑尖在近三寸,就能触及卫云眉心,好在慕雪行遏制住程勇攻势。

    别看慕雪行二指如同轻轻松松一夹,从中判断时机眼劲当世无双,程勇卫云同时惊看慕雪行一眼。

    慕雪行面对程勇沉着脸道“馆尉,手下留情”

    程勇愤恨道“松手!”

    慕雪行二指一松,程勇将剑收回,剑刃交击声早把馆内守卫引来,守卫见着卫云捂着出血左臂,各个看得是目瞪口呆。

    卫云见慕雪行在此,守卫也来知道这架不用在打下去,卫云捂着伤臂走到慕雪行面前,眼茫冷冷看得一眼慕雪行,慕雪行从卫云眼茫中看出,卫云已经知道自己遭人利用。

    卫云冷冷意一眼什么也没说,捂着伤臂自行离开。

    卫云离开程勇似乎没有离开意思,人如木雕立着显得面无表情沉沉盯慕雪行,慕雪行知道程勇也是看出自己遭他利用。

    慕雪行向守卫道“你们去看看卫云伤势,帮他请个大夫”

    守卫点头退下。

    守卫离开慕雪行以为程勇会大发雷霆,程勇没有,程勇持剑的手在颤抖,很显然心内是怒不可竭,程勇狠狠咬着牙,如想咬得牙缝迸血般问“你利用我!”

    慕雪行没有其他话好说,只能当场如实道“是”

    程勇往慕雪行走得两步,将无欲剑抵在慕雪行胸口轻推,无欲剑刺破衣裳直透皮肉,慕雪行胸口传来剧痛咬着牙一步不退。

    程勇不明白慕雪行为什么还会利用他,程勇真想刺穿慕雪行这颗只会算计人的心,程勇呲目道“你这颗心到底有多歹毒?我已经答应和你合作,为什么还要算计我!”

    如此时刻慕雪行没有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如实在道“我不信你,就像馆尉不信我一样”

    程勇知道慕雪行这话是出自真心,如果慕雪行和他说要演这出戏,他可以帮忙,但下手肯定不会这么重,演戏和失控情绪给卫云的感受传递肯定是有所差别。

    程勇将剑收回剑鞘道“他受了伤,想必不会在来,遭你算计也没脸在来,我去准备今晚让人带你进太医署”

    慕雪行诧异看一眼程勇道“你还会帮我?”

    程勇冷道“怎么?你以为我会等你进太医署的时候,暗中通风报信让人抓你?我不会我只想你尽快滚回东朝,我不愿在见到你”

    卫云负伤回南馆,南馆已让太医署师医来帮卫云敷伤上药,方墨听得消息后立马看望卫云,卫云伤势已经包扎,伤势刚包扎好卫云正要出门,只见方墨刚巧来到门外,方墨来卫云自是不能出去。

    方墨入屋坐下问道“怎么回事?”

    卫云咬着牙根答复“是我一时不查,才让使者算计”

    方墨竖起耳朵问“算计?详细说说”

    卫云如实禀告“馆尉曾让人拦我不让我进属院,使者借此事为由摆茶想让我与馆尉和解,当时属下以为使者是有意帮我,事后一想这事别有用心,使者言语中点到一人,导致馆尉大发雷霆对使者出手,属下有保护使者之职,不得以才与馆尉动手,”

    方墨盘思片刻道“你是说使者利用你的保卫之职,故意激怒馆尉,让你不得不和馆尉动手?”

    卫云道“是,使者是想把我撇开,不愿让我担任护卫”

    什么人一点到就让程勇炸了,方墨大是好奇道“使者点到的人是谁?”

    卫云听见什么自然答复什么道“燕玲,从使者语气来看,燕玲姑娘似乎和馆尉有着什么檀谢之情”

    “哦?没听过馆尉还有什么意中人”方墨想起慕雪行和程勇大打出手之事,方墨喃喃道“莫非,燕玲就是他们大打出手的缘由?”

    为什么程勇一听意中人名字当场就炸?这不合常理方墨问“姓燕?朝内只有燕棠燕大人姓燕,燕棠大人后嗣也没有叫燕玲的”

    卫云道“这个属下不知”

    方墨沉默半晌方道“从今日起,你负责把这个燕玲给我找出来”

    卫云迟疑片刻道“那使者。。”

    方墨看一眼卫云笑道“人家都把你赶出来,你还要去保护?你做事谨慎心思多,没想到你也不是他对手,这事你不用在管,想办法尽快把这燕玲给我找出来”

    卫云道“属下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