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 超级学神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在下殷无伤!

    “废话真多,给我死吧!”那绳尸怪却是已经不耐烦了,直接右手一挥,又是两根麻绳飞来,这次却是径直射向苏航。

    苏航不敢怠慢,直接腾空而起,大袖一挥,脚下冰川凝出一柄巨大的冰剑,直接斩了过去。

    “轰!”

    那麻绳直接被斩了个粉碎,而冰剑同样也化于无形,与此同时,苏航飘然而退,站在了远处一座冰山之上。

    绳尸怪站在冰河之上,远远的看着苏航,眉头微微一皱,“还真有几分本事,小子,你勾起了我的几分兴趣。”

    “呵!”苏航淡淡的一笑,“你也不错,你我本无冤仇,我亦无意与你为敌,只是你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话说,要不等这老鳖破了道,你再找他寻仇,到时候,我或许还能帮你。”

    远处,老鳖见了这一幕,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我特么就这么让人讨厌么?

    “呵,老鳖,想搞你的人可真不少,我要是活到你这份上,还真不如死了算了。”企鹅怪在旁边嘲讽了一句。

    “哼,聒噪。”老鳖正憋着一肚子的火,一听雪鹅王这话,立时就怒了,直接往雪鹅往冲去,二兽战成一团。

    此时,绳尸怪冰冷的看着苏航,“你当我傻么?等他突破大道境,回到天界,我还有杀他的机会?我今日必取其龟命,挡我者死!”

    “那就对不起了。”

    苏航冷哼一声,直接一指凌空点出,下方冰河轰隆隆一阵炸响,在规则神通牵引之下,化出无数冰剑,直接冲天而起,在空中兜了个圈子,宛如雨下,密密麻麻的,直接往那绳尸怪杀去。

    见这声势,绳尸怪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但却并没有避让的意思,只见他身上立时分化出无数的麻绳,漫天挥舞,将身周罩得密不透风。

    冰剑杀在其身上,立时火光四溅,化为无形。

    “防御力这么强?”

    苏航眉头一蹙,并未慌张,做了一个回拉的动作,无数冰剑迅速回收,汇聚成为百十来把巨剑。

    “喝!”

    随着苏航一声爆喝,双手往前一推,那百十来柄巨剑立时再度杀向绳尸怪。

    唰,唰,唰……

    漫天都是剑影飞舞,剑阵很快破开了绳尸怪的防御,一把把巨剑直接从四面八方将绳尸怪透体而过。

    那庞大而恐怖的身体,就如同被凌迟了一般,瞬间分化成一根根麻绳。

    “这家伙,本体不会就是一根麻绳吧?”看着面前这一幕,苏航有几分疑惑,这家伙被老鳖吹的那么凶,怎么这么容易就被自己的剑阵给摧毁了?

    而且,连一丝血肉都不见,天空中只有那四处翻飞的一截截麻绳。

    突然,苏航心中咯噔了一下,随即便见那一截截麻绳直接向着他飞了过来,迅速的汇聚,还没有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那些麻绳迅速的拼凑到一起,竟然又重新显出了绳尸怪的真身。

    “轰!”

    这怪速度超快,瞬间就来到了苏航的面前,直接就是一拳轰向苏航。

    尽管苏航早有防备,但奈何这厮速度真是太快,连忙使出时空能力,将二人之间的距离急速拉升,再将时间暂停。

    但是,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时空能力也是有所不及的,时间暂停仅仅是让那一拳的速度慢了一丝,拉长的空间也在强悍的拳力之下层层叠叠,径直粉碎,仅为苏航争取到一丝的时间。

    高手过招,一丝的时间也足够了,苏航飞速掠退,堪堪避开锋芒,但是那强横的拳风依旧扫在了苏航的胸口之上。

    整个人血气翻涌,如同被打了一闷棍一样,喉头一甜,差点没憋出一口血来。

    “好个孽障,这么猛?”苏航的眼眸之中,也绽放出了十分的战意,一张老脸被体内翻涌的血气给憋得通红。

    绳尸怪显出真身,虚空站立,“小子,你的殷家剑法,从哪儿偷学的?”

    “嗯?”

    苏航闻言,一阵错愕,这怪物居然认出了他所使的剑法?

    方才他所使的,正是殷家控剑之术,比起他以往所学剑法,自然是精妙无比,这厮居然能一眼瞧出来历,看来这个域外怪物在天界也是有些名声的。

    “偷学?”苏航冷笑了一声,“阁下以为,殷家的剑法是外人能够随便偷学的么?当然是殷城主亲自所传。”

    “放屁。”绳尸怪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了苏航的话,“殷家剑法向来只传殷家子弟,从不外传,你和殷家什么关系,莫不是那殷天风在外的私生子?”

    “我私你妹。”苏航直接啐了一口,“你管我这剑法是从哪儿来的,反正不是偷的,我也不怕告诉你,如今殷城主已经接任大道宗代宗主之位……”

    “哼……”绳尸怪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杀了你,殷天风会找我报仇?”

    苏航耸了耸肩,“你太自信了,谁杀谁,可还不一定呢。”

    “小子,报上名来,我绳尸鬼手下不杀无名鬼。”绳尸怪厉声道。

    苏航闻言,傲然而立,“那你可得听好了,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殷无伤是也……”

    ……

    “阿嚏!”

    与此同时,远在栖凤谷中的殷无伤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小弟,小心点,莫着凉了。”伏羲道。

    殷无伤揉了揉鼻子,“不知怎的,突然感觉头皮炸毛。”

    伏羲闻言,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殷无伤那广告的脑袋,“你这毛都被拔光了,还炸什么毛。”

    殷无伤听了,额头上布满了黑线。

    这时,女娲一袭白衣淡妆,手里拖着一方小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小塔便是苏航给她炼制的结拜之礼,苏航一共炼了有好几件,但是女娲偏偏就相中了这一件,还给起了个名字叫“造化”。

    毕竟,她的鼎也叫造化,顺便这塔也叫造化了,女娲对这造化塔十分喜欢,随时都拿捏在手中,不曾释手。

    “妹妹何往?”伏羲立刻问道。

    殷无伤也连忙往女娲这边看了过来。